电锯惊魂,电影就是工业时代的一个装置,或:工业时代的装置电影!
骑马倚斜桥 发布于: 2011-01-27 10:53
这会成为一个潮流,一种电影的类型,如果你把电影重新分型的话
 
比如变型精刚,如果我们真的装出那么个机器人演电影,一样会很精彩,但是问题是我们没有那种科技水平,于是只能虚构着用三D画一个出来,这东西是不存在的,电锯惊魂正好相反,我们有能力研制出那么多好玩的玩意,而且又变态又用于杀人.把它放到电影里,一遍遍的播放,定是其乐无穷.
 
 
实际上,它不属于恐怖电影,它用了恐怖电影的气氛,它不属于心理片,那个老头的那套理论纯属胡扯.它是个装置电影,大的装置就是那些房间,小的装置就是那些杀人机器,这些自动半自动的器具里充满了触发开关,行程开关,各类工学原理很强的设计.在电脑程序即将控制世界之前,电锯惊魂是对两百年来工业革命自动化设计的一个总结.相信一定有很多工程师参与了这个片子的研发,帮着设计那些变态的装置,用来夺人以命.
 
可惜它最精彩的部分被主创人员给呼略了,他们原本可以开创一个电影的新类型,这电影最好看的部分其实不是恐怖,不是心理,不是机巧的各类情节,它是一个综合体,而电影里的装置,是它不同于其它电影最特殊的部分.然而,它始终拼命的让自己成为一个极端的恐怖电影,他们都没有认识到,装置在这个电影里出彩的点!所以这电影会越拍越烂,越拍越不好看,它拼命的往传统的类型片,比如恐怖,心理上靠,而忽略了它在装置上设计精巧的一点,如果他对装置狠下一翻功夫,让那些杀人机器越来越酷,这电影的生命力一定会更长,更好看,更有乐趣!
 
所有人分析这部片子都奔着恐怖去了,可是那些房间,那些机关,那些装备,才是让电影真正不同于其它电影的亮点.
 
之前有过这类片子,但都是把装置当成道具用的,斯屁尔博格的回到未来三部曲里,怪博士的时光穿梭机成了真正的主角,没有它,就没那各类机缘,而且这机器也是,越做越精致,其实它是装置电影的开先河者,电影之所以精彩,也是因为有了时光机这玩意.
 
 
之前看了些恐怖电影之后,发现恐怖电影对人的视听刺激其实是很有限的,我们之所以有安全感,就是因为隔离,不管画面多么的血腥暴力和吓人,只要隔了那层薄薄的屏幕,它就属于另一个世界了,自私是人的天性,那些另一个世界里的种种,与吾无关高高挂起,只会供人荼余饭后的娱乐尔.再恐怖也是别人的故事,能吓到谁呢?
 
所以恐怖片永远不如爱情片有市场,因为可能性太小,我们连个尝试的机会都没有,为什么日本A片那么流行,其中原因就是,找个男孩女孩,我们都可以变成A片的男女主角,可是如果你想尝试一下,捆绑,囚禁,或是其它别的什么,基本没可能,这比想打次高尔夫都难,不光是钱的问题,你还得遇到个受虐狂才不犯法和过足瘾吧,现在受虐狂挺不好找的,能找到的收费也都高,呵呵.
 
 
玩恐怖想玩出高级来,真的很难!
 
 
+++++++++++++++++++++++++++++
 
电锯这片子前三部还是能看的,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都是有迹可寻的,那种规律性的优点一定会出现在电影里,比如好的表演,好的道具,好的灯光,所谓好电影一定是方方面面,抽丝剥茧哪里都好,这些的前题,能称之为好电影的电影,全是有悬念的,这个,决对是所有迷人电影最出靓丽的地方,电锯的情节设计上非常差强人意,一个完全能控制所有局面的变态老头出现了,他智商如此之高,掌控如此之强,他变得强大而不可战胜,于是,囚笼里的人无论如何挣扎只是小鸟,这一边倒的故事一开场就变得无味,而做为对手的警察更没劲,这类国家机器之所以不倒,是因为他们掌握社会资源,要人有人要枪有枪,硬碰硬肯定没戏,特战队员有模有样火力凶猛也不好使???可是到了老头这里全是白扯,老头一手遮天见谁灭谁,先后三个警察全部命负黄泉,这太没劲了!电影一开场就知有百分之九十的面孔必死无疑,余下的时间就是期待被吓一老跳,然后还会悻悻然失望一下,拷,就这啊,让我等半天。有对手才好,这种孤独求败的架式,太无耻了!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网站,
 
 

        提起狮门电影我们往往会想到《电锯惊魂》《我的血型情人节》《人皮客栈》《德州电锯杀人狂》《午夜食人列车》等等血浆片。当然我对这类片子没有非议,只是从另个角度来讲的话,恐怖电影,对观众心理的把握往往比视觉的冲击更加有效。比如说在希区柯克的《精神病患者》浴室杀人的那个桥段相比《电锯惊魂》中最经典的锯腿的段落,一个是含蓄的心理震惊,一个是血腥的视觉体验,一个突发的震惊事件,一个是无奈的最终的抉择。我个人认为,虽然《电锯惊魂》在血浆片中无论是故事的结构,视觉的效果,还是思想内涵都算是佼佼者了,但是相对希区柯克的电影,在营造恐怖氛围和结构故事悬念时还是不能媲美的。可以说希区柯克的电影是《沉默的羔羊》这类心理恐怖电影和《电锯惊魂》这类视觉恐怖电影的源泉。
        
        然而,《饥饿游戏》的出现,可以说是狮门电影的一个转型,有人说是狮门电影准备走青春小清新的路线,而摒弃重口味的血浆大片;也有人说狮门电影是想往《暮光之城》《哈姆雷特》等偶像系列片发展。在我看来,这两种说法并不是毫无理由,但是把这部电影看作狮门电影对“恐怖”概念的理解的转变也未尝不可。
        
        难道《饥饿游戏》真的是小清新的恋情片吗?难道《饥饿游戏》不如《电锯惊魂》这类片子残忍吗?那么现在我们先来说说《电锯惊魂》在理念营造树立时的缺点。我们往往会因这部电影奇妙的杀人机器的设置,故事的环环相扣而感到震惊,从侧面来看,里面的受害者也多是罪有应得,因此电锯惊魂的设计更加像“替天行道”了,但是受害人的“机器配置”和他们的“原罪”往往是脱离的,即使有关系也仅仅是从表层上做些连接,这就反映了一个结果,那就是这部电影在理念和形象上还是不够统一,残暴画面的设计紧紧是为视觉的体验,而没有太多的意义,只是在观众面前展示残暴的尺度,在《沉默羔羊》中我们就很难发现这样的断痕,这也是《电锯惊魂》不如《沉默羔羊》高明的地方。(而《德州电锯杀人狂》这类电影除了劲爆的画面刺激以外,更无他物,让人看完之后,往往会感到空虚,回味一下也会非常无聊)而《饥饿游戏》正是弥补这类电影的这一缺陷。
        
        《饥饿游戏》对残忍的营造在于人物的处境上,由观众产生怜悯心理。“饥饿游戏”是建立在十二区人民的痛苦之上,而被国会区当作娱乐,这两种态度是相互冲击的,冲突的。对国会区这是一场节目,对于十二个区是一场诅咒。而且将要为他们的娱乐,显出十二对少男少女的生命,他们的青春。这简直就是一场“残酷青春物语”。电影里没有血腥的镜头,没有一惊一乍的低劣的怖人手段,而导演利用手提摄像机,拍出了身临其境的感觉,让观众和主人公在一样的场景中冒险,逃生。而且,影片的正能量是建立在“回家”这一主题上的,温情和残酷的碰撞,仍容易让人感动,这何尝不是对观众的一场残酷呢。对我们心灵的震撼难道会比《电锯惊魂》弱吗?我不是这样认为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