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促进教育精准扶贫路径探索,重点是贫困地区的教育信息化平台建设,关键是发挥教育数据与各级扶贫系统数据的整合效用,形成全方位的教育精准扶贫数据网,以数据驱动教育精准扶贫,实现大数据的支撑价值。

近日,中央网信办、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务院扶贫办联合印发《网络扶贫行动计划》。这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特别是关于扶贫开发重要指示精神,落实《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的战略部署,深入推进扶贫开发事业的一个重要文件。《行动计划》提出,充分发挥互联网先导力量和驱动作用,凝聚全社会力量,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让互联网发展成果惠及13亿多中国人民。《行动计划》全面部署网络扶贫的目标、任务和措施,是互联网助力精准扶贫脱贫的中国方案。
一、网络扶贫为推进扶贫开发事业提供了新思路消除贫困、改善民生、逐步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我们党的重要使命。改革开放以来,全国有计划有组织的开展大规模开发式扶贫,成功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扶贫开发道路,使7亿多农村贫困人口成功脱贫,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打下了坚实基础。当前我国扶贫开发工作依然面临十分艰巨而繁重的任务,截至2015年底,全国仍有5575万农村贫困人口,虽然相比上年减少1442万人,但脱贫攻坚形势依然严峻。“十三五”期间脱贫攻坚的目标是,到2020年稳定实现农村贫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农村贫困人口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有保障;同时实现贫困地区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幅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基本公共服务主要领域指标接近全国平均水平。脱贫攻坚已经到了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冲刺阶段。
4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可以发挥互联网在助推脱贫攻坚中的作用,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让更多贫困群众用上互联网,让农产品通过互联网走出乡村,让山沟里的孩子也能接受优质教育。”这一论述为我国新时期下的扶贫工作指明了方向,提出了新的思路。当前,信息技术革命日新月异,互联网产业蓬勃发展,电子商务、分享经济、在线教育、远程医疗等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日益成为创新驱动发展的先导力量。互联网分享、远程、快捷的特点使其在整合优化社会资源方面具有先天优势,“互联网+”战略的不断推进,也将助力农民创新创业、拓宽农产品销售渠道、增加农民收入,为实现“两个确保”和贫困人口“两不愁、三保障”脱贫攻坚目标作出应有的贡献。
二、网络扶贫为增强贫困地区内生动力提供了新路径《行动计划》提出实施“网络覆盖工程、农村电商工程、网络扶智工程、信息服务工程、网络公益工程”五大工程,目标是到2020年,网络扶贫取得显著成效,建立起网络扶贫信息服务体系,实现网络覆盖、信息覆盖、服务覆盖。
完善的信息基础设施将为网络扶贫行动打下坚实基础。过去十多年来,我国通过实施“村村通工程”,累计投入了900多亿元,解决了约21万个行政村和自然村通电话的问题,以及约15万个乡镇和行政村通宽带的问题。未来,网络覆盖工程、信息服务工程的实施,将稳步推进农村及偏远地区的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补齐农村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的短板,不断缩小城乡数字鸿沟差距,持续提升农村地区及偏远山区的信息化水平。
互联网赋能效应为网络扶贫提供了无限的创新空间。2012年12月29日至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北省阜平县考察扶贫开发工作时强调,要把下一代的教育工作走好,特别是要注重山区贫困地区下一代的成长,把贫困地区孩子培养出来才是根本的扶贫之策。《行动计划》提出,“扶贫扶智齐头并进,创新互联网+扶贫,帮助贫困人口脱贫致富,提高教育水平,阻断贫困代际传递”。
当前,以互联网为基础的数字经济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边远山区、贫困地区的人们可以通过互联网获取知识,借助电子商务平台实现农产品进城和工业品下乡,依靠众包、众筹、众创、众扶等分享经济模式实现创新创业,“互联网+”扶贫能够有效地帮助贫困地区群众“武装脑袋、丰富口袋”,增强贫困地区的内生动力。
三、网络扶贫为实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提供了新手段《行动计划》提出加强网络平台建设,汇聚各地区各部门资源,做好与贫困地区产业对接,面向贫困人口实施精准扶贫。
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是实现“两个确保”攻坚目标的必然选择。2015年6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召开部分省区市党委主要负责同志座谈会时强调,扶贫开发贵在精准,重在精准,成败之举在于精准,要求因人因地施策,因贫困原因施策,因贫困类型施策,区别不同情况,做到对症下药。实现“两个确保”的攻坚目标必须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改革现行扶贫思路和方式,变大水漫灌为精准滴灌,解决好“扶持谁”、“谁来扶”、“怎么扶”、“如何退”的一系列问题。
网络扶贫为实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提供了新手段。按照党中央和国务院部署,精准扶贫和精准脱贫的基本要求与主要途径是六个精准和五个一批。六个精准是,扶贫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精准、脱贫成效精准。五个一批是,发展生产脱贫一批、易地扶贫搬迁脱贫一批、生态补偿脱贫一批、发展教育脱贫一批、社会保障兜底一批。网络扶贫通过构建统一的扶贫开发大数据平台,为每一位贫困人口建档立卡,有利于实现扶贫对象的信息采集、动态管理和精准识别,推动建立结对帮扶、精准带贫机制,对单个贫困户采取有针对性的帮扶措施,确保六个精准和五个一批的顺利实现。

信息化;教育精准扶贫;数据驱动

原标题:我国教育信息化推进精准扶贫的行动方向与逻辑

作者简介:任友群,博士,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冯仰存,博士研究生,华东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学系。上海
200062;徐峰,博士,江西省教育管理信息中心高级工程师。南昌 330046

内容提要: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打赢脱贫攻坚战,“十三五”规划提出了“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这一新时期扶贫脱贫工作新理念,且明确指出教育扶贫是扶贫开发新阶段的主要路径和措施。教育扶贫的目标为两大方面:一是对扶贫对象进行经济资助;二是为贫困对象在学习上提供支持。实现这两大目标,教育扶贫必将向教育精准扶贫转变,而教育信息化为此提供了重要的行动方向和逻辑,即以信息化促进教育扶贫对象精准、项目精准、资源配置精准、过程监控精准、成效评估精准、贫困地区教师培训精准。因此,信息化促进教育精准扶贫路径探索,重点是贫困地区的教育信息化平台建设,关键是发挥教育数据与各级扶贫系统数据的整合效用,形成全方位的教育精准扶贫数据网,以数据驱动教育精准扶贫,实现大数据的支撑价值。江西省上饶市政府的“互联网+教育精准扶贫”解决方案实践,为贫困地区提供了一套低成本、低门槛、便利连通、资源共享、迭代升级简单快捷的信息化促进教育精准扶贫的有效经验。

关 键 词:精准扶贫 信息化 教育精准扶贫 数据驱动 上饶经验

中图分类号:G43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19504-0011-10

一、引言

我国政府高度重视并致力于扶贫工作,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成效显著,我国已经成为世界上减贫人口最多的国家。联合国2015年《千年发展目标报告》显示,中国对全球减贫的贡献率超过70%。尽管我国脱贫攻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目前“全国还有5000万贫困人口”(中国经济网,2016),且大都是条件较差、基础较弱、贫困程度较深的地区和群众,越往后脱贫攻坚的难度愈加凸显。

为完成“十三五”时期扶贫开发工作的主要任务,确保所有贫困人口到2020年如期脱贫,打赢脱贫攻坚战,我国政府相继颁布了一系列扶贫政策和行动计划,以期发挥各领域、各部门独特优势,集中力量,协同攻坚,形成社会合力来推进扶贫开发和实现全面小康。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中,更是将“全力实施脱贫攻坚”专门列为第十三篇,并正式提出了“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这一新时期扶贫脱贫工作的新理念,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指明了方向。

治贫先治愚,扶贫先扶智。教育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具有基础性、先导性和持续性作用(王嘉毅等,2016),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途径。2015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就“怎么扶”提出“五个一批”工程,其中将“发展教育脱贫一批”作为五大精准扶贫脱贫的重要途径之一,充分肯定了教育在扶贫攻坚中的重要地位和使命,教育扶贫成为扶贫开发新时期、新阶段的重要组成部分。

随着我国信息化建设和应用水平的不断提升,信息技术作为一种先进生产力,逐渐成为实施精准扶贫的有效手段。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可以发挥互联网在助推脱贫攻坚中的作用,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让更多贫困群众用上互联网,让农产品通过互联网走出乡村,让山沟里的孩子也能接受优质教育。”信息化已然成为新时期我国扶贫开发工作的新方向、新思路、新杠杆。精准扶贫需要借助信息技术,教育精准扶贫同样也需要借助信息技术,但目前教育精准扶贫的相关研究,对教育扶贫与教育精准扶贫内涵与关系的理解存在差异,且研究多从政策设置角度,聚焦于各级各类教育扶贫的特殊性,利用信息化技术促进教育精准扶贫的研究仍处于初探阶段,进行实操性扶贫路径探究的研究较少。因此,从教育精准扶贫出发,借助信息技术手段,聚焦贫困群体,探索信息化促进教育精准扶贫的可行路径,于当下扶贫攻坚实践有着重要的借鉴和指导意义。

二、教育扶贫与教育精准扶贫的逻辑内涵

1.精准扶贫与教育扶贫

自20世纪80年代大规模开发式扶贫启动以来,我国贫困形势发生了重要变化,容易扶、好脱贫的地区贫困问题已经基本解决,剩下的都是基础差、贫困程度深的难啃的“硬骨头”,因此粗放式、“大水漫灌”的扶贫方式很难适应当前扶贫开发的客观形势。为适应形势变化,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南湘西考察时首次提出了“精准扶贫”的思想,强调扶贫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精准扶贫,后来又对“精准扶贫”进行了进一步的阐述,即“扶贫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精准、脱贫成效精准”。由此,我国启动了精准扶贫战略,将实施对象从地区转向家庭和个人,将扶持方式从大范围漫灌式扶贫转向更有针对性的滴灌式扶持(郭晓鸣等,2016)。教育扶贫作为扶贫攻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正在向精准化方向发展。

教育扶贫常被视为“造血式”扶贫的一种方式,是针对贫困地区的贫困人口进行教育投入和教育资助服务,以贫困地区人才培养作为主要方式,使贫困人口掌握脱贫致富的知识和技能,通过提高当地人口的科学文化素质以促进当地的经济和文化发展,并最终摆脱贫困的一种扶贫方式。中西部地区也一直有这样的民间说法,即如果没有其他特殊情况,一个能出正常就业的大专生的家庭基本上不会是贫困家庭。

教育精准扶贫作为教育扶贫与精准扶贫的下位概念,是二者的综合与延伸,当前并未形成明确、统一的定义。

2.教育精准扶贫的内涵与外延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网站,笔者认为,可以这样给个定义,教育精准扶贫是我国在当前特定历史条件下产生的,在全国范围内对教育扶贫的对象、目标、项目、过程、评估等进行精细化操作,以最终促成目标的达成,从而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脱贫攻坚工作中的一项具体工作。具体说来,实施教育精准扶贫就应对对象进行进一步细分,对工作内容进行进一步分解。

结合习近平对精准扶贫六方面内容的阐释,教育精准扶贫具体可以理解为:第一,明确教育扶贫的对象为贫困家庭应接受教育的适龄子女以及正在接受教育的子女,从这一方向出发做到教育扶贫对象的识别精准;第二,对教育扶贫对象贫困现状和致贫原因等进行精准分析,安排针对性、差异化的教育扶贫项目,做到项目措施精准;第三,为保证扶贫成效,使人尽其力,物尽其用,须对扶贫项目、扶贫对象、扶贫资源等进展变化进行追踪评估,做到资源配置精准;第四,明确教育扶贫工作中各部门的权责边界,确保扶贫各环节公开透明,做到扶贫过程的监管精准;第五,精准安排贫困地区教师队伍,提升贫困地区教师专业能力,为教育精准扶贫提供师资保障,做到教师队伍建设精准;第六,对扶贫对象的学业状况、就业情况、生活状况等进行追踪、监测、评估,及时调整扶贫政策、扶贫项目和扶贫资金,做到教育扶贫效果精准(任友群等,201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