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贵阳1月10日电针对小型水利工程产权交叉混淆难以明晰的问题,贵州省探索实行“三权剥离、分类明晰”的改革制度,明晰产权42.6万处,颁发所有权、使用权、水权等各类小型水利工程产权证书45.3万张。

摘要: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制度改革是全面深化水利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也是关于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长期以来,大量小型水利工程存在产权不明晰、管理主体缺位、责任不落实、经费无着落、工程老化失修等问题,严重影响了工程安全运行和效益的充分发挥,…

记者从9日召开的贵州农村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制度改革总结会获悉,贵州将水利工程有形资产的产权,工程占地的土地产权及水资源的水权实行“三权剥离,分类明晰”,使改革后的每一处工程都获得“身份证”,落实“管护人”,让工程所有者、使用者、管理者吃下“定心丸”。

   
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制度改革是全面深化水利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也是关于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长期以来,大量小型水利工程存在产权不明晰、管理主体缺位、责任不落实、经费无着落、工程老化失修等问题,严重影响了工程安全运行和效益的充分发挥,因此为使小型水利工程建立起良性的运行机制,深化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制度改革便是其突破口。

贵州省还按照“以条为主,条块结合”的管理模式,整合乡镇水利站,组建以小流域、灌区为单位的片区水务站,履行管辖范围内涉水职能,大力推行用水合作组织、用水户协会管理水利工程,有效解决以往基层水利站人手不足、技术力量薄弱、工作缺位等难题。

   
目前,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制度改革仍处于试点先行阶段。近日,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在试点贵州、安徽等地采访时了解到,多地按照“试点先行,明晰产权,赋权释能,落实管护主体、管护责任和管护经费”等方式,一改过去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国家和集体包揽格局,赋予投资者和农民更多权力,盘活了资源和资产。

    贵州:保障农水促发展

   
“首先要解决所有权问题,其他的问题才都好谈。”贵州省水利厅副厅长鲁红卫具体介绍说,贵州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制度改革工作,今年以来,贵州省省长陈敏尔、副省长刘远坤对全省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制度改革作出批示。同时,贵州省把深化小型水利工程管理体制改革作为加强水利管理、提高工程效益的突破口,在工程权属的界定和管护机制建立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

   
值得一提的是,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包括工程有形资产的所有权、工程占地的土地使用权以及水资源的水权三大部分。为破解小型水利工程特别是小山塘、小水库产权难以明晰的难题,贵州省创新出“三权”剥离的产权归属方式,明晰所有者主体,工程所依附的集体土地,则通过土地使用权的承包经营、流转使用来解决,作为工程效益主体的水资源,通过有偿使用或“协商”获得水权。更重要的是,“三权”剥离让所有者和管理者吃了“定心丸”,通过改革,小型水利工程获得了“身份证”,也有效解决了管护主体缺位的问题。

   
“这样一来,既盘活了小型水利工程的资产价值,使其发挥了应有效益,又带动了当地群众致富。”贵州凤冈九龙生态农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冯健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原来的九龙山塘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山沟,两边土地贫瘠。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网站,   
正是那块不起眼的土地,吸引了冯健开发的兴趣,他与涉及到那块土地的33户群众座谈协商,达成一致,由公司出资,将其建成山塘,可续水近5万立方米,灌溉农田200余亩,产权属于联合村民组集体所有,将山塘作价入股九龙生态农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通过承包九龙塘水库,保障了水利工程建设以及后期的维护养护,保障了农业的基本灌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从当地村民的介绍中了解到,以前由于产权不明确,这里的小型水利工程没人管,枯水期没有水用。

   
冯健指着远处的九龙塘水库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说,现在的农业灌溉得到了保障,通过产业调整,人们不会争着用水,减少了用水量,不需要水的时候我们会把水存起来,到枯水期时无偿供给需要灌溉的农户,“承包水库后,水库就没有再枯过”。

   
“我们都愿意来帮忙。”凤冈县进化镇临江村村民李朝新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介绍说,他们家有10余亩土地,由于建山塘被淹没7.5亩,剩余土地流转给冯健开发的公司经营,流转费每年1800元,除此之外,还可以在公司打工得到工资,一年全家人的收入可达8.8万元。

   
在贵州省息烽县,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了解到,这里的上寨山塘原来杂草丛生,塘中水深不足20厘米,导致山塘基本功能丧失、社会效益消失、工程资产严重贬值。当地通过小型水利产权制度改革,界定了该山塘所有权,将上寨山塘进行全产权拍卖,拍卖后只要不改变蓄水功能,竞买人可以从事一切合法经营活动, 为保障村民的利益和农业灌溉,在拍卖之前要先制定制度,并需要村民一致通过方可实行,此举给拍卖后的用水提供了保障。

   
“我们坚持谁投资、谁所有,谁所有、谁受益,谁受益、谁管理,谁管理、谁负担的原则进行部署,鼓励农民用水合作组织、企业经营主体和管水单位承担农田水利工程建设维护与经营管理,实现‘以水养水’的目标。”息烽县水务管理局局长罗修明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

    安徽:界定权限促管护

   
“小型水利产权制度改革主要体现在使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即坚持‘谁投入,谁所有’,投入后有产权,谁使用谁就是管护的主体。”安徽省广德县委常委、县政府党组成员邹大坤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近年来,为管好用好小型水利工程,安徽按照“产权有归属,管理有载体,运行有机质,工程有效益”的总体要求,深化小型水利工程管理体制改革。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从安徽省水利厅了解到,该省已经总结出三种适合不同类型工程特点的新型管护模式:水利合作组织管护、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自我管理、水利专业化管护公司管理。

   
广德县就是通过分级分类落实工程管护主体。该县邱村镇野冲水库的优美景色,让人完全想象不到原来这里是水坝坍塌、泥土淤积、环境恶劣的废弃山塘。当地通过小型水利产权制度改革和招商,集中村民流转土地350亩,村民集资建设了野冲水库,并由村民组长管护。

   
据广德县邱村镇镇长蒯浩宁介绍,他们通过扩挖、清淤,增加了水库容量,建设了标准大坝,在干旱缺水时可以引水库水源进行灌溉,有效保障了农业用水。

   
广德县水务局还与水利养护公司签订协议,明确养护公司负责水库、河道日常养护和维修责任,形成了市场化的“管养分离”新模式。此举一改以往“政府包揽”方式,并明确考核机制,使考核结果与养护经费绩效配额挂钩,这充分调动了管理部门和养护单位的积极性。养护公司对管理制度进行落实,建立养护运行机制和监督考核机制,保证了工程正常运行并充分发挥效益。

   
针对农田灌溉问题,广德县水务局和水利养护公司还加强了水库灌溉渠道的防渗加固以及管理维护,有效解决农田灌溉“最后一公里”问题,使越来越多的农田灌溉用水得到保障。

   
权属的科学界定,使安徽省定远县农村饮水工程持续受益。定远县编制了农村饮水总体规划,旨在解决没有被列入国家计划的人口饮水问题。定远县通过多元投入,政府和第三方共建,加快了工程项目建设速度,解决了建设资金不足问题。除此之外,为解决建成后的长期运行管护问题,定远县还把水厂日常经营和管理权交给投资主体,实行建管合一。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安徽在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制度改革过程中,已经在管护机制方面探索出一些成功经验:引导和发展小型水利工程维修养护专业化服务机构、农民用水协会等多种形式的服务实体;在确保工程安全和公益属性前提下,小型水利工程产权主体可自行管理,也可采取承包、租赁和托管等方式,引入竞争机制;小水库以及跨行政村重点小型水利工程的管理维护,可由乡(镇)人民政府分类打捆招标,实行政府购买服务,工程调度和安全运行由原管理主体负责。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