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时83天,穿过8个省区,骑行1万公里,登上珠峰大本营。日前,65岁的“单骑英雄”刘积玉回到南京。

 世界上除了南北两极,中国西藏被称为第三极。我很骄傲我去过两次,且都是骑车过去。看着窗外滴落的雨,突然想起在珠峰脚下以及尼泊尔期间雨中前行的日子,我便想拿起键盘敲下这一些平淡但对我来讲是热血的文字。

  曾骑车走过大半个中国

世界第三极

  今年5月20日,刘积玉和一名队友从南京出发,途经西安、兰州、西宁等地,翻过格尔木盆地,穿过昆仑山口,闯过“鬼门关”五道梁,越过风景如画的沱沱河……在拉萨,队友因为高原反应严重放弃骑行。
刘积玉孤身上路,后与一名上海的在读研究生小郑结伴骑行,一直骑到珠峰大本营。

想了良久,始终不知道这段旅途该从何起笔,哦,故事可能是这样开始的。一群因自行车结识在一起的兄弟聚在一起喝了点小酒之后便在我的连蒙带骗之下买了去往拉萨的火车票,但是到后来却只有我和程尼玛真的在路上,可能西藏并不是一个说想骑车去就能去的地方。

  刘积玉个头不高,身体健壮,言语间透露着性格的坚韧与豪迈。他告诉记者,南京有个老年自行车健身游俱乐部,他是队长,大家都喊他老刘伯。这几年,老刘伯骑车已走过了大半个中国,先后去了浙江、北京、湖南、山东、河南、哈尔滨等地方,常常日骑300公里以上。

 这次骑行也是送给自己的一场毕业旅行。途中的旖旎风光,身上的酸痛折磨,多样的文化差异,共同组成了这二十多天旅途。因为是带着感冒上高原,在南京至拉萨的火车上头疼的厉害,我想是出现高原反应了。因为看中酥油两字,所以选择了石头姐的酥油客栈。的确也没让我们失望,客栈老板娘石头姐人很好,在拉萨的几天都是她带我们逛拉萨,转布达拉宫。我知道石头姐去过很多地方,独自一人开车去往藏北阿里无人区,可能石头姐还很多故事是我所不知道的。

  去珠峰之前,老刘伯做足了功课,把每日的行程、露宿地点都做了周密计划,每天骑行100多公里。他整个行程共花费5000多元。

 在拉萨在休息了几天便开始上路了。行程第一天难度不是很大,从拉萨到80多公里的起伏路,一路上的好天气,触手可及的云,起伏的群山。

  误闯牧民区藏獒穷追不舍

帅气的程尼玛

  说起一路的经历,老刘伯感叹:“西部的景色太美了,但气候变化无常,有时在路上骑着骑着,突然下起了冰雹或是风雪交加,这时我就下车加件衣服,戴上帽子,继续前行,因为人烟稀少,无处可躲。”

 第一天的轻松或许只是伏笔,去往羊卓雍错23KM的连续上坡简直是折磨死人,望不到头的曲折山路,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往上。

  过了西藏的定日县,路就变得异常难走,不断地翻山越岭,很多山的海拔都在5000米以上。老刘伯说:“很多山路无法骑行,只能下车推行。山上风很大,有时还下着雪。我唯一的高原反应是拉肚子,我就吃药,忍着,继续走。”

很赞的一条上坡路

  沿途老刘伯还看到了很多动物,牦牛、藏羚羊、猎豹……“我们远远地看看它们,不去打扰。”老刘伯说,但有一次,他们误闯了西藏牧民区,藏獒穷追不舍。“我们就拼命地踩自行车,一头藏獒拽住了我绑在车上的包,都咬破了,我吓得用脚去蹬它……”

 当我第一眼见到阳光照耀下那碧蓝色羊湖的时候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人生如此,只有在你真正尽力做一件事的时候,你得到的才会是你最想要的。

  推着车子上了珠峰大本营

羊卓雍错

  7月14日,老刘伯和小郑开始上珠峰。“登珠峰的这段路非常难走,有很多鹅卵石和大块大块的石头,只能推着走。有的悬崖峭壁处,人先爬上去,再拖着车子上来。”老刘伯说,“上山时我还拉肚子,缺氧,人发软,浑身没力。这时一辆越野车从身边驶过,我羡慕不已。此时的自行车就成了累赘,但我不能丢下它。”

 可能是我太累了,当我准备把笨重的车扶起来下山的时候,手一滑落,牙盘刚好戳进肉里,戳到骨头上,钻心的疼,休息了十分钟左右便忍着疼痛下坡去了浪卡子。在浪卡子的早晨醒来发现脚踝疼的走不动路,我也想过要放弃前行,但后来到了拉萨听到石头姐说骨头没事,我就活过来了,老天只是跟我开了一个小玩笑,我也不甘示弱,脚还没完全灵活就迫不及待要上路了。由于耽误了一段时间,我跟程尼玛决定从拉萨坐火车从日喀则开始征途。

  因为山路难走,大部分时候都是推行。当天下午4点多,老刘伯终于登上了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他说:“那晚,我在大本营住了一晚,这是这么多天来,睡得最香、最踏实的一晚。”

 日喀则到拉孜直接干了150公里,西藏这里不会有完全的平路给你,几乎都是上下坡起伏路,其中还有10多公里的连续上坡。因为路上没有什么店,我们中午只能馒头加咸菜对付一下,扛着一身的劳累到了拉孜,抓紧找个地方就休息了。我们并不知道此行能带来什么,但是我们一定要往前走,我们知道再累也不能放弃既定目标。

  第二天下了珠峰后,老刘伯在山下休息了两天后骑往重庆,后在成都搭车返宁。

程尼玛迷人的笑容

 骑行第四天拉孜到白坝,果然是一天比一天绝望,今天爬了G318国道海拔最高的山——加措拉山,海拔5248米,从早上9点一直到下午2点才到山顶,30公里的连续上坡,海拔爬升1400米。蜿蜒的山路很少有汽车通过,同向的骑行只有我和程尼玛俩人,到达山顶的那一刻我不知道我有多激动,多兴奋。骑车征服了世界景观大道上的最高峰。

G318国道最高峰

 
本来以为下坡会舒服点,叼尼玛下了十几公里之后逆风平路,我的内心是崩溃的,不行了不行了,我要躺着国道上休息,还好有风景可以给我一点安慰。

躺在国道上累惨的我

 最终我们还是到了这个一份韭菜鸡蛋需要三十块钱的白坝镇上休息,晚上还没水洗澡,我们就是从这里开始了每天流汗却长达五天不洗澡的日子。明天就要进去珠穆朗玛峰景区了,等待着我们的依旧是征服。

 第五天白坝到巴松村,一条被称为比七十二道拐弯多的上坡路,爬这个坡给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我需要足够多的士力架,可惜我们只剩最后两个,能想象到早上就只吃了一桶泡面就上路的感觉吗。一路的爬坡,一路的征服,我们还是到了山顶,不得不说人类是个适应能力极强的动物,我们似乎已经适应了不填饱肚子就上坡。

 珠穆朗玛国家公园境内的巴松村,真的是可以用荒无人烟来形容,有的只是几位面容慈祥而又饱经风霜的老人以及一些穿着破旧衣服只顾玩耍的孩童。好消息是我们找到地方住了,坏消息是看来我们晚上又只有泡面吃。坐在房间的床上我能感受到来自珠穆朗玛峰的呼唤,是啊,一路上久经摧残的我们明天终于可以一睹珠峰圣洁。

史上表情帝

 第六天巴松到珠峰大本营,今天可能算是此行最轻松的一天,一路上珠峰都在我的眼前,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当我亲眼见到珠峰的时候,我的心是激动的,是欣喜的,这欣喜比第一眼看见羊湖来的更加浓烈,正值雨季,想要看见珠峰全貌是要靠缘分的,而我跟程尼玛恰巧碰到了这种缘分。我们看着洁白的珠峰良久不说话,心中思绪万千,我想着总有一天我不光要看着你,我会触摸到你。

珠穆朗玛峰

 我们在帐篷里整理着照片,稍做休息后就想要再往前行进四公里,去往珠峰大本营5200米海拔纪念碑,那儿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来一睹珠峰,纷纷与纪念碑合影,他们穿着厚实的冲锋衣。只有我和程尼玛只穿着T恤衫就来了,我们举着车将这一幕与纪念碑留在照片里。许多人都惊讶我们骑车来到这里,或许他们不理解,或许他们很佩服,当然,这并不是一个想干就能干的事,的确是一种折磨,我们享受这种折磨。

珠穆朗玛大本营纪念碑

 
 见到珠峰我们还不满足,我们希望见到落日的金芒照耀珠峰,希望见到那一抹日照金山。珠峰的天气是无常的,珠峰顶已然被一片云遮住,没过多久便下起了雨,珠峰藏在了云雾后面,谁也见不着。

 白天珠峰底下帐篷内简直就像是蒸炉一样闷热,让人喘不过气。到了晚上又冷成了冰柜,让人手脚哆嗦。在海拔5200多的地方过夜可真不好受,明显感觉到呼吸急促,第二天醒来外面下着雨,珠峰也就躲在云中,一点也看不见。我想我们是幸运的,恰巧在珠峰愿意见人的那天来到珠峰底下,肆意感受着来自珠穆朗玛的风。我觉得人这一生一定要来一次珠峰大本营,实景实地的看一看珠穆朗玛峰,照片的表现力完全抵不上亲眼所见能带来的震撼。

 在大本营的早上还下着雨,不想上路,在程尼玛的催促下只能淋着雨赶路了。下雨还不算什么,这段珠峰的老路,都是碎石炮弹坑,我们早上只吃了一碗泡面就上路了,因为炒饭太贵支付不起啊。这个路,每骑一公里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下,肚子饿的已经绝望了。只好把唯一冻成石头的馒头拿出来啃。我们看到前面有个村庄,就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样,找一个商店吃饱了继续上路。

广袤天地

 在到达垭口之前都是在这种路上坡,不时还有小雨滴答在我脸上,只能好好享受大自然赋予我的这一切。这是一条无人问津的小路,一天下来只有两辆越野车路过,我们也想过要不要搭车,最后还是作罢,因为想着想着就到了山顶,龙江拉山垭口,海拔5060米,那是一片广阔天地。此时想到许巍一句歌词:谁画出这天地,又画下我和你。

拥抱天地

 今天从大本营到了岗嘎,程尼玛请我吃了一顿大餐,感受拉萨啤酒,我们商量就直接从岗嘎搭车去吉隆,我的心灵以及身体受到了双重打击,以至于不想再爬坡了,太艰难了。接下来的一天就在岗嘎搭车去了吉隆,我们从吉隆骑车过境去往尼泊尔。

从吉隆县去往吉隆口岸的一条路都是在下坡,从4600多海拔直接下到了2000多海拔的吉隆口岸。一路上感受了高原荒芜植被到亚热带茂密的树林植被。

第一次出国

 从吉隆口岸往尼泊尔方向骑没多久,手机没有信号,我才意识到真的进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了,心开始慌了,没有原因的慌了。可能是不知道前方会发生什么,也可能是被尼泊尔的烂路吓到了,一路上见到的都是不同的人种,他们向我们打招呼,say
hello,我们也这样回应他们,没有过多的交流。只有到了检查站的时候与当地的警察做一些简单的沟通,他们把我们的行李翻了个遍,没有违禁品便放我们走了。

 尼泊尔的超级烂路真是我见过最难走的路,一不留神脚就陷在泥里,就只能下车推行,明明只有二十几公里的路,走了两个多小时。

坑爹坑爹!

 最后终于到了一个挺出名的尼泊尔徒步小镇syabru,我们在尼泊尔第一晚,住宿很便宜,500尼币折合人民币30。吃饭也不是很贵,一份9寸的披萨,一份咖喱鸡饭,人民币25左右。小镇景色很赞,尼泊尔大部分的村庄都是建在山上的,盘山而上。尼泊尔人民很热情,不过英语不是很正宗。我们终于在尼泊尔的旅店里洗了澡。

建在山上的小镇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网站, 尼泊尔第二天从沙布鲁出发,再一次领略了爬坡的艺术,本来以为尼泊尔的山路会比西藏的山路轻松的多,但是我错了,高山王国真不错,新的折磨。

尼泊尔巴格马蒂河

 我们去尼泊尔时也正处雨季,好不容易见到阳光便拍下来了这高山风景,一条巴格玛蒂河穿过整个尼泊尔。幸运的是天放晴之后也骑到了山顶,此后便是下坡,我们一路下坡到达比德尔。比德尔距离加德满都只有一天车程了,但我发誓最后一天是此行最大的一难。

 从比德尔出发没多久程尼玛的链条就开始连续断裂状态,断了连,连了断。骑着骑着天空就下起了暴雨,在雨中链条还断过两次,这是一种绝望,路还一直在上坡,一直看不到头。终于在到了格格尼吃了一碗史前最好的吃煮方便面之后开始了下坡,下坡也是破路,速度很慢很慢。

链条第一次断

 不知不觉中终于抵达了本次旅途的终点,加德满都。尼泊尔真的很穷,就连首都建筑都这么古旧,道路上随处可见的鸡鸭牛。这里的人民幸福感似乎都很高,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没有太多纷争。

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

 在尼泊尔还是有很多遗憾的,没有蹦极,没有去猴庙,只逛了泰米尔区,用着不流利的英语与尼泊尔人民砍价。下一次来的时候一定不会选择骑车!

 本来以为从加德满都可以直接坐车去到吉隆口岸,结果那条路上发生了几处重大塌方,我们只能扛着车爬过那些塌方地带。我印象最深的是,右边山坡上一个大石头在我眼前滚下,还好河对岸有人吹口哨提醒我,不然我不知道我能不能避免被石头砸中。带着一路艰辛,一身泥垢最后还是回到了国内。

回国途中一处大塌方

 旅途到这里就过一段落了,再多的文字,再多的描述也不会有亲身经历一次来的深刻。我们灵魂或许并没有得到升华,但这不得不说是一次出色的经历。此行没有太多人文的深入,更多只有身体上的磨炼。在高原上骑车是对身体一个大的考验,是对精神一个大的挑战。

距离中国一步之遥

 骑行不失为一种修行,我们每个人对生活的概念都不太一样,有些人认为把大把时光用在骑车旅行上,就是一种错误。我认为年轻的时候就应该做一些疯狂的事,哪怕这是一种"犯错"。生命应该用来体验和发现。尝试和选择这四个字,是年轻的我们理所应当的权利。

 在我大一结束的暑假,我完成了高中的冲动。骑行川藏线的确是对人的一种考验,或可谓是一场修行。然而这次中尼公路则是更加艰辛,人生就像是骑车,无论前面有多高的山,多难的路,无论如何也是要走下去的,死不了就还好,每次费尽心力爬到山顶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征服。

旅途总是短暂的,就像我在归途火车上看到的日落一样,仿佛一瞬间就过完了。当然,这段旅途在我记忆里是抹不去的,我们可以用一生去留恋。无论是美好的景色,还是糟糕的道路,都共同组成了这段第三极之旅。

西藏落幕

欲知征文详情,请点击:【行走西藏】征文:最美的记忆在路上

相关文章